1. <acronym id="puudl"></acronym>

          簡體 | 繁體 | English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審計之窗  >  審計故事 > 正文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紅旗村支書的“鬼名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【時間:2019年06月17日】 【來源: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審計局】字號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          農歷三月的一天,本該是春暖花開、微風和煦的光景,這天上午卻大霧迷漫。

          F鎮財政所小會議室里,彌漫著一股嚴肅緊張的氣氛,農村集體“三資”管理情況審計組正在召開碰頭會。按照審計組長劉平的安排,主審蘇帥正在給大家介紹對F鎮T村有關征地補償款發放審計的情況。

          該鎮三資中心提供了厚厚幾十張領款表格,表格內容有被征地村民姓名、銀行直達村民的一卡通賬號。從表面上看,補償款已全部發放到農戶手中。根據以往審計經驗,征地范圍內除了村民的承包土地,還含有公共部分面積,包含溝、渠、路等。公共面積的補償資金屬于村集體所有,審計人員查閱該村當年的財務賬后,卻發現沒有這塊村集體補償收入。

          仔細審核發放表與鎮黨辦提供的村主職干部花名冊,發現兩個疑點:一是該村支部書記黎大同領取征地補償款6.32萬元。究竟是該書記本人的征地補償款,還是上述的集體面積補償?村書記到底有無被征用面積?二是有兩筆合計34萬多元補償款轉入同名同姓的羅某兩個不同的一卡通賬號。這是制表疏忽,還是該村民確實有兩筆補償呢?

          聽完蘇帥的情況介紹,審計組經討論決定,由組長劉平、主審蘇帥和審計人員謝妮入戶走訪調查,尋找線索,弄清疑點。

          初次入戶 一無所獲

          踏著尚未完全消散的濃霧,沿蜿蜒曲折的鄉村公路來到T村村部,審計組見到了村支書黎大同。一旁陪同的鎮財政所劉所長連忙介紹:“老黎是我鎮多年的紅旗村支書,各項工作都走在全鎮前列。”

          審計人員仔細打量,黎大同年近六旬,身材筆挺,穿著整齊,胸佩黨徽,臉上堆滿謙遜的笑容。見到審計組一行,黎書記眼里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驚慌,臉上的笑容更顯謙遜:“歡迎審計部門領導檢查指導工作!”

          寒暄過后,審計組兵分兩路,由蘇帥、謝妮二人入戶走訪,劉所長、黎書記在村部配合劉平檢查村集體產權交易有關情況。

          蘇、謝二人通過村民的指點找到了羅某的家,可家門緊閉。經詢問鄰居得知,該農戶在外打工,常年不在家。經過電話聯系羅本人得知,其名下確實是有兩筆征地款,一筆是他的承包地面積補償,一筆是他多年前從同村村民手里私下轉讓的一塊土地的補償款。但他只領到了一筆補償,另一筆征地款由于原村民反悔扯皮,加上羅某一直在廣州打工,所以問題一直沒解決,存折保管在村書記手上。

          此時,在村部黎書記也按劉平的要求,出示了該村民的一卡通存折,同時解釋道:因為村民之間扯皮,這本存折現由其代為保管,等待村民協商好之后再發放存折。

          走訪村民了解村支書是否有被征用土地及具體面積時,由于征地是在2016年,時間較長,加之村里多是老弱病殘,村民之間信息交流相對閉塞,有關支書名下征地面積的疑問無從尋找準確答案,線索似乎在這里中斷。

          再次走訪 發現線索

          回到財政所,蘇帥回想起黎某某談話中那飄忽、閃爍不定的眼神,總感覺他一定隱匿了什么情況。他與劉平反復商量后決定:一是審查保管在書記手中的一卡通賬戶銀行流水;二是從走訪調查入手,爭取能獲取一些有用的問題線索。

          在當地農商銀行,通過查看該存折的資金流水,發現該筆補償款到賬后,立即往支書本人銀行卡轉了1.70萬元,恰好是該筆補償款的十分之一。經過電話詢問,羅某說這是黎書記為協調處理矛盾而收取的協調費。

          有名堂!審計人員信心大增,再次進村入戶調查。有一位村民反映一個新情況:他家被征地面積有2000平米,但只領到1500平米補償款。見審計人員不相信,該村民又提供了兩戶有類似經歷的村民信息,謝妮當即請村民幫忙找人。經當面核實,三家反映情況差不多,征地面積在丈量時是一個數據,領補償款時則分別少了幾百個平米,三家一共少計補償面積1500多平米。再向三戶農戶打聽當年征地時村支書家有無被征用土地時,三人毫無遲疑,異口同聲回答:沒有!

          趁熱打鐵 鎖定證據

          這三戶農戶基本常年在外打工。據觀察,他們看起來為人敦厚樸實,性格比較懦弱,說話應該比較可信。但口說無憑,要證明村民所反映的問題屬實,關鍵是要找到當時的征地面積丈量明細表。

          事不宜遲,審計人員馬上找來村會計張某追問有關情況。在眾村民的注視下,經審計人員一再追問,張某漲紅了臉,滿腹牢騷和委屈:“我就是一個保管票據和跑腿的,村里有關征地的事都是書記親自經手,我辦事開支都很難報銷……”

          蘇帥聽出端倪,看來這會計對村支書好像意見不小。于是蘇帥把他拉到一邊,向他說明配合審計調查的重要性。經過反復做工作,最終張某向審計人員提供了2016年高速公路在T村的征地面積丈量明細表。該表清楚顯示:以上三戶實際征地面積比實際補償面積一共少1523平方米約2.28畝,按標準少領征地補償6.32萬元,而且征地面積丈量明細表內確實沒有村支書黎大同的名字。

          6.32萬元,蘇帥看著這個數字非常眼熟,腦中靈光一閃:這不就是村書記名下的征地款么!至此,審計調查終于取得突破。

          正面交鋒 水落石出

          次日早晨,春天的陽光照進財政所二樓的一間辦公室里,審計人員正襟危坐。根據審計組長劉平安排,財政所劉所長通知村支書黎大同馬上來審計組說明情況。

          40分鐘后,黎書記來到審計組,一進門就僵住了,臉上那常掛著的謙遜笑容不見了。當蘇帥嚴肅查問其本人名下的征地補償款時,黎強作鎮靜堅稱:這確實是自己名下的地,并已經過鎮級審核。審計人員先是通過宣講政策,說明政策的嚴肅性及問題的嚴重性,再適時向黎依次出示2016年T村征地面積丈量明細表、三戶農戶的詢問記錄、銀行流水等證據。在事實面前,黎無奈承認自己虛報冒領、截留侵占村民征地補償資金6.32萬元,以及打著處理征地矛盾糾紛的名義向村民羅某收取的所謂“協調費”1.70萬元的違紀違法事實。

          審計人員乘勝追擊,繼續追問村集體公共面積征地補償款的去向。此時,黎的心理防線已被徹底擊潰,承認自己利用職務之便,弄虛作假,以村民徐某元、徐某輝的名義,套取村集體公共面積征地補償款,涉及面積4.5畝,征地補償資金12.48萬元。至此,黎書記玩弄的“鬼名堂”被審計人員一一拆穿。

          回程的路上,已迷漫了數天的大霧被春風吹得無影無蹤,明媚的春光撒滿大地,道路兩旁桃紅柳綠,一派生機盎然。但審計組一行無睱欣賞目前的春色,匆匆趕往紀檢監察部門……(程頻 蘇懷恩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邊國英
          【關閉】    【打印】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版權信息
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華人民共和國審計署辦公廳  技術支持:審計署計算機技術中心 網站電話:010-62150912\0929\0990  
          地址:北京市豐臺區金中都南街17號(郵編:100073) 備案編號:京ICP備19011981號  建議使用分辨率:1024×768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影音先锋av悠悠资源网